你知道月光寶盒嗎?喔!打錯,是「越」光寶盒。這部片於2010年3月18日在香港上映,目前台灣沒有要上映的時間表,但是卻是2010年我所期待的港片之一,這...也是第一篇,關於我今年期待的港片電影心得,後續應該還會有。

推薦指數:★★★★
娛樂指數:★★★★★
商業指數:★★★★
劇情指數:★★★

你還記得十幾年前,《大話西遊》的「般若波羅蜜」嗎?穿梭時空的月光寶盒?如果你都知道,那你一定也知道至尊寶和紫霞仙子的邂逅,譜出了人世間淒美浪漫的不朽戀曲。這也是宣告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神仙美眷,神仙與神仙之間的愛情,註定不會有一個完美的結局。齊天大聖的徹悟已成為紅塵中抱憾的神話,只能用另外一種方式來滿足至尊寶和紫霞心中的遺憾,這何嘗不也是觀眾心中的遺憾,如今那份真誠沒有被珍惜的愛情已經找到契機反複上演了!

0d2ba6d1aaed430a52d60af51121e35e.jpg

沒那麼偉大。至尊寶和紫霞的經典再現?You think too much.

《大話西遊》是周星馳1995年所主演的經典作品,分成兩集《月光寶盒》及《仙履奇緣》,台灣譯名為《齊天大聖東遊紀》及《齊天大聖西遊記》,裡面的經典台詞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,亦是不少港片迷心中的經典之作。導演兼編劇的技安(本名劉鎮偉)更是難得一見的武學奇才,是不是對這個名字很陌生,其實他就是《大話西遊》裡面的菩提老祖。十幾年後,他再度執導這部《越光寶盒》,他在劇中也客串了菩提老祖的角色。

12376222_200905110931491.jpg

▲ 劉鎮偉 / 技安 / 菩提老祖

 

導演在拍這部片的時候就已經說過,《越光寶盒》和《大話西遊》這兩部片毫無任何關係,充其量它就是一部惡搞其他電影的惡搞片,就好像《東成西就》那樣,雖說是如此,但是看完之後,不由得覺得,《東成西就》比這部片不知高明百倍...= =",不免給人家那種玩自己爛梗的感覺,但是這個爛梗玩得也算高明,除了擷取月光寶盒可以穿梭時空的特性,也把技安最愛惡搞的三國時代拿出來大做文章,順便表了近年非常火紅的《赤壁》二部曲,老搭檔周星馳的電影當然也沒放過,連好萊塢的大作也難以逃過。

 

如果說,《大話西遊》的劇情可以用一句台詞來帶過,大概就是...

「在一個月黑風高陰森恐怖的晚上我是至尊寶你是白晶晶,奇妙的愛情就從橋頭上這一點火開始的。我才一轉身你就突如其來地向我一指,我整個手就著火了。你還要衝過來向我打拚命地打拚命地打拚命地打,不是不是不是這麼打,這樣這樣這樣,對了就是這樣打的,你看到了嗎?以後的發展我可以用一句峰迴路轉來形容,因為突然之間殺出了一個牛魔王。當時你手拿一條龍骨大戰牛魔王之後,還把我抓回了盤絲洞。所謂光陰似箭,真的一點也不錯,因為才一轉眼就說到重點了。在斷岩頂上就是感情爆發的時候,當時我不顧一切地摸你你也不顧一切地摸我,還立下了永不分離的誓言。可惜快樂永遠是短暫的,換來的只是無窮無盡的痛苦跟長嘆,為什麼你會死呢?我當時只有利用月光寶盒使時光倒流查出真相,終於被我發現原來你是自殺的!在最後關頭我終於能夠把你救活!可是最後一次時光倒流月光寶盒發生故障我"啾"的一聲就回到了五百年前……就這樣。」

那《越光寶盒》大概也可以用一句台詞來帶過...

「五百年前的一個下午,我ㄧ如往常的工作,劫財不劫色,當時我抓了一個女的,可是我並沒有乘人之危,於是奇妙的事情就從一把紫青寶劍開始了。ㄧ個痞子莫名奇妙的把劍拔出來,非要說是我拔的,然後這個叫玫瑰的女人又完全相信,還非要跟我成親,我當然不答應了!於是我就拼命跑、拼命跑、拼命跑、拼命跑,終於讓我跑贏了牛魔王,然後...(不對,我是那個女的),就是像牛魔王的女人啦,她送了個月餅盒給我,我就"碰"的一聲到這附近,順手帶了阿斗到你這來喝杯茶吃月餅,你信不信呢?」

 

簡而言之,鄭中基飾演的清一色莫名其妙的拔出玫瑰仙子的紫青寶劍,所以玫瑰仙子就認定清一色是上天安排給他的如意郎君,清一色不從,就利用月光寶盒逃跑,一下穿梭到三國時代,上了趙子龍的身。基本上這個趙子龍啥也不想幹,只想偷出誤入曹操之手的月光寶盒好離開三國時代。

終於,赤壁之戰開打在即,玫瑰仙子以性命相救,助清一色取得月光寶盒,要回到原本的時代,但是清一色居然跟至尊寶一樣,這其實都只是緩兵之計。清一色在最後一刻將玫瑰仙子踢下船,自己則靠月光寶盒穿梭過去,回到未來...。

 

清一色雖然回來,卻遇上危險,危難中卻還是玫瑰仙子相救,清一色也感覺玫瑰仙子對自己情深一片,但是終究陷入了後悔莫及的地步。

玫瑰仙子:「我不會纏著你。」
清一色    :「但是這把劍是我拔的。」
玫瑰仙子:「我最近又遇到一個人,可以拔開這把劍...。

最後那句話,隱約有股淡淡的哀傷,讓我對技安的拜服又更深一層,舊梗果然玩得有高明。

「以前我們作山賊的,什麼都敢偷,就是女人的心不敢偷,因為偷了心,沒辦法還給人家。」
「為什麼?」
「心都碎了,怎麼還啊!」 

 

這好像是羅曼史小說的一貫風格,女主角愛男主角愛得死心塌地,但是女主角卻一再的被男主角所傷,到最後終於說服自己放棄這段感情,但是男主角偏偏到此時才發現,早就已經喜歡上女主角,再來想辦法挽回。多少的愛情故事都走這樣的架構,至尊寶和紫霞的愛情故事何嘗不是,那經典的台詞道盡了一切,通俗而不庸俗,我十分喜歡這種隱約而含蓄的鋪陳手法。

「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面前,可是我沒珍惜。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。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,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,我會對那麼女孩子說我愛她。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個期限,我希望是一萬年。」(如果有空的話,再讀一次這段文字吧!)

 

最後一段,是我認為改編《大話西遊》最成功的地方,城頭上那段,怎麼樣都不能放過吧!但是隨著劇情的發展,每一句台詞都出乎我的意料,如果沒有原本的《大話西遊》,這段的劇情在我心中的評價可能不會那麼高,因為改編不見得比原創簡單,要改編得好,更是難上加難,某個角度來說《大話西遊》(改編古典小說【西遊記】)和《東成西就》(改編金庸小說【射鵰英雄傳】)都是改編作品之中的上品,所以才會被稱為經典。

 

「那個武士又跟姊姊在城牆上吵架囉!」 怎麼有一股熟悉的感覺,果然不出我所料。只是不同的是.....

「那個男的真是不知羞恥,人家女的都不喜歡他,他還死纏爛打。」當場角色調轉(驚),清一色也不是齊天大聖,沒辦法玩附身告白的遊戲....

謎之聲:結果自己看,我言盡於此。

 

這部片是可以去回味的,就像當初我看《大話西遊》,看完也只是笑過就算了,但是後來才發現,原來他的意境有那麼高(有30個曾志偉那麼高),而這部《越光寶盒》的笑點其實也不算少,但是你懂得欣賞你就會笑,不喜歡的你就怎麼也笑不出來。

現在的港片不像以前的港片,懂的可以笑,不懂的也可以笑,但是現在的港片,要是你不懂,恐怕很難笑得出來。所謂的「懂」,其實只是你對港產電影的了解以及接受度的高低,在好萊塢強襲以及內地市場的壓迫下,港片為了求生存,已經絕少可以拍出正宗的港味電影,要拍這種戲必須要承受來自市場上的壓力,所以做得人越來越少,但是這樣的港味卻是所有導演和演員不想放棄的,他們還是想要表現,但是不可以如此的明顯,來自以前電影的笑點也漸漸在轉型,用另外一種方式出現在大家面前了,你懂嗎?如果你懂,縱使在現在你依然可以看港片看得很開心;如果不懂,那就讓你心目中所謂的經典港片永遠留在你的心中吧!

 

但是《越光寶盒》還是有許多《大話西遊》的影子,角色和劇情大多都是沿用的,如果要比我覺得玩《大話西遊》的梗,比玩其他電影的梗要成功得多,讓我不禁把技安拿來跟前一陣子玩《超級學校霸王》舊梗的那位來比,技安能夠把自己的梗玩成這樣,他大概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,如果估計的沒錯,這部片之後的經典台詞應該也不會少。

牛夫人:「你是不是就是那個有時青青的,有時紫紫的,偶爾還帶個草字頭的那個阿霞?」
阿    霞:「錯了,真名叫做青海伏鳴霞,外號是決戰紫禁耀晚霞,網名是青菜紫羅冬瓜。」
牛夫人:「簡單點。」
阿    霞:「朱茵。」 

XDDDDDD

樂天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